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女忍者杏实的遗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忍者杏实的遗憾
 「再怎样叫也没用!」。   旁边那个武士一把抓住女孩的长马尾,凶残的往脸上狠狠连打了2、3掌, 打到脸颊整整个红肿起来,嘴角渗出血。   被打的女孩有张瓜子脸,虽然双颊有点微微的婴儿胖,可是脸型很漂亮,双 眼皮,眼头和眼尾都微尖的一双杏核眼,直直的鼻梁,小小的嘴上唇薄下唇厚, 嘴角上弯如弓。   由紫棉布绑着马尾,穿着这座城侍女的条纹格紫色衣服,是清秀的美人。   「城主大人!我根本就不知……」   「闭嘴!紫堇!不!吾应该叫妳杏实吧。」中间那位大人用一种很严肃的口 吻呵斥那个侍女。   跟前那侍女非常惊讶,一个不小心脱口说出:「…怎麽知道…」   杏实(あさね)是的,杏实正是那一个侍女的真正名字。   其实,杏实早知道了。   对那位大人。   再否认也没有用吧……   从他找人用粗糙的草绳捆了自己双手,推进这个全是木头做的栅栏裏关了起 来。   杏实的直觉早已告诉自己任务失败了……   其实,说什麽再也不重要,从城主他拿出杏实自己交给外面一切关于他谋反 的证据起,什麽喊冤都衹是白费力气了。   从那时起,杏实突然意识到自己将会面临的命运了,杏实知道作为女忍,死 也许是迟早的事吧。   而窥探的犯罪事实被抓到一定衹有死。   身处乱世,有些事情并无选择,那位城主大人,对着杏实大喊大叫的凶男人。   是杏实奉命探查的对象。   杏实回想起来,他是这座城裏的主公——三好,是总领山城一方的大名,而 自己是他的奴婢。   杏实知道他对自己并不差,为了得到他叛变的证据,杏实用心讨好这位城主 大人,终于得到偶尔几次的侍寝机会。   还记得自己曾被城主称赞的身材细长紧实,和大部分女孩子不同,没有多的 脂肉,肤色健康,有一种野兽的美。   其实,杏实虽然还年轻,但是因为常年刻苦的锻炼,让自己的身体发育得很 成熟,所以能获选担任需要色诱的任务,而她向来也做的非常称职。   昨晚,杏实仍然让自己像野兽趴在地上,任城主出入自己私密处和后庭。   用力揉着坚挺的双乳,自己还不知羞耻的双脚紧紧的勾着城主大人坚实的背 肌用力交合,跟着自己胯下传来一阵阵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而接受城主赐予的爱抚 和欢愉。   「啊啊啊啊啊。」   在迷乱之中,杏实放声让城主听见自己最不愿意给人家听见的叫声,让城主 亲吻着那不愿意被人看见的私处,年轻的杏实脑中被爱慾占据。   谁知道一夜狂欢后,今天自己会像野兽一样被拖入这个牢笼裏,杏实真后悔 昨天在拿到他犯规罪的证据后,没自作主意毒死他。   「斩了她吧。」城主冷冷的说。   「是。」旁边武士一起应声道,   「大人!不用拷问她吗?」   「反正她也不可能再说什麽,计划也没有泄漏,把她斩首吧。」   「是!那麽现在马上执行。」众武士回应。   杏实虽然知道死亡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下场,可是在十六岁还青春美丽的年纪 就面临死亡,两调腿还是有些发软发抖,站不下去了。   哪知城主竟然看着杏实冷冷说:「杏实,会怕死?吾以前认为忍者不怕死的 啊?细川家找的忍者也衹如此。」   杏实疑惑的问:「可是怎麽会…知道我本名……还……拿到我已经传出的 …」   杏实怎麽想都不懂情势为什麽会突然翻转,死也想到死明白。   城主大笑「妳该感谢那个被我们抓住接应妳的人,就是那个园丁,多亏那个 男人全招了,妳不用受拷打的苦了。」   杏实呆住了,脑内一团乱中出现一个名字竹丸(たけまる)?,城主说的是 竹丸?是他出卖自己的吗?不可能吧。   看她一脸呆滞,城主接着说道:「哼,不懂吗?他已经先去那世界等妳了, 马上让妳去找同伴吧。」   「啊,什麽……!」   杏实明白了,都明白了!   竹丸被抓一定被严刑拷问,把自己招出来了。   杏实脑中想到自己的贪恋爱慾而没一得到证据就先下手杀城主!真是该死!   「还有什麽话说吗?」城主询问道。   杏实看着城主,语气坚定的说大声说:「衹求速死。」   城主:「喔?眼神变凶狠了,不愧是吾所交欢过的女子啊!」   杏实彻头彻尾的觉悟!   竹丸跟自己的任务失败,连身份、目的都曝露,自己在世上已经没有价值了, 想到这裏,心裏已经没有那种发软发抖的恐惧,反而有了维持自己做为女忍者的 最后尊严赴死的勇气。   就这样,一个武士脱去杏实身上代表城主奴婢的紫色侍女衣服。   衹剩下白色透出肌肤用的内穿麻纱亵衣,上身是袖长衹有到手肘的肌襦袢, 下身是到脚踝上的裙裾,包覆了杏实的结实臀部大腿,也露出细长小腿尾巴到脚 踝,在足袋袜子间是杏实下身唯一有下肉色肌肤地方。   另一个武士走近,手拿着捆绑架犯人的草绳,凶狠的一把将杏实的手拉到身 后,用很大的力气把手折起来背在背后,手掌与手肘对齐互抱着,然后用力缠上 绳子,一直到手肘。   绑完了手,又拿一条粗绳,将绳子绕到脖子上,绕成一个紧紧的绳圈,往下 拉出来搭在杏实的乳房上方,绕过手臂紧紧绕了一圈,再绕过乳房下方又绑一圈。   勒到杏实都感到呼吸都困难额头脸都冒汗了,直到绳子往腰后面狠狠拉紧, 才停止缠绕。   武士在杏实的后腰上和手肘的绳子用很大的力气打结,交叉后拉出最后一段 绳子,垂吊在杏实左大腿股边。   杏实表面好像没有事,其实被绳子勒到很疼!   感觉自己上臂手上的肌肤都被草绳深深的勒进肉裏!   杏实向下看自己胸口,白色薄薄的衣服被草绳绑得紧紧的,呼吸困难的胸部 在快速起伏着、脖子冒出汗水。   坚挺双乳也显得格外挺拔了,胸口一部分被汗水弄湿的衣服贴着肌肤,可以 看出我圆润双乳的轮廓。   凸起的地方还能微微露出自己乳头的褐色。   杏实马上就感到脸烧热,两腿间开始渗着些许的湿气,连双乳也热热涨起来, 结果那对乳头在旁人看上去更凸起了。   武士最后在小腿上又拴上一条草绳,又抓住杏实马尾,被城主制止。   「保留吧。」杏实的头发在脑后用紫色棉布束起的马尾和我紫色的侍女服装 一套的颜色。   杏实想到自己竟然忘记了,上面有绣上城主的家徽的纹路的事。   瞪着城主大喊:「我不要绑这块有家徽纹路的布!」   「闭嘴!」旁边那个凶狠武士突然往杏实脸上狠狠连打我4掌,杏实被打到 眼花,左右摇晃。   「少废话!前往刑场。」城主这样宣布道。   「走!」武士一面凶狠的说,一面用力拉扯从杏实的腰后留出来的绳子,杏 实感觉到身体被巨大的拉力拉着自己向前走!   往死亡前进的路程是慢慢的,从牢笼走到刑场的路上满是被风吹散的枯黄落 叶,脚下的草鞋踩在这些散落落叶上,啪沙啪沙的响!   在满天落叶的陪伴下,这样一个年轻的少女忍者即将步入死亡,杏实在这一 条步入死亡的路上,内心有些感慨。   不甘心啊……不甘心的不是死,杏实想通了什麽。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法挽回的遗憾,   混入探取情报本来就危险的,无论是被杀的竹丸所伪装的园丁,还是伪装成 侍女的自己,从小深受忍者教育,甘愿不停用自己的贞操换取任务成功,自己一 点也不后悔。   杏实知道自己能完成任务是有竹丸的支持,可是,上忍却下达戒律不能跟自 己青梅足马、同门的师兄竹丸相爱!   即使自己与竹丸已经互相确认心意,忍者的戒律让彼此相爱的心意变成一种 负担,能做到的衹有默默的在任务中支持对方。   哪怕衹有一次也好啊……   想到自己能为了任务跟任何男人交合性爱,确连一次都没有与自己心爱的男 人竹丸爱抚过,杏实的心就好酸好酸……   不如死亡追随竹丸,不过害死许多人的忍者,灵魂会去哪呢?杏实知道她归 属的地方一定是地狱。   已经到了,一句冰冷的发言让杏实回过神。   刑场是一个被四面围墻围起来的小院子,院子裏用石板铺的很平整,上面撒 了一层厚厚的黄沙,院子的中央是一小块没铺石板的土地,旁边铺了一张席子。   席子前方用木头围了一个方匡地面,裏铺满稻草,一个武士打扮的刽子手, 拿了一把武士刀站立在那儿。   杏实被带到草席上,带路的武士将绳子递给做为刽子手的武士,城主则在远 处做在一张椅子观看。   「跪下!」后面带路的武士突然踢杏实膝盖后面,让她立刻跪下来,虽然垫 着草席,突然跪下来也让她的膝盖感觉疼,扭动了屁股。   刽子手挥了一下刀说:「我是本处刀法最好的武士,可以很顺畅把妳首级砍 下来。不久前才斩了一个。」   着,手就指向一旁,杏实顺着看过去旁边有一草席裹住一具尸体,露出两衹 粗壮的大腿,旁边地上放了男性的头,半睁眼看着前方。   杏实看到秀目睁大,表情露出惊吓,原来这尸体是竹丸!   杏实在这时候不想死的唸头才突然冲出,和自己刚刚求死的意识冲击,开始 想到自己死后尸体会怎麽对待,是会……和竹丸一样草席裹起来,还是被曝尸 ……   刽子手又说:「正常是应该先挖个坑,让砍掉的首级落入坑裏的,被清洗后 就放在公开场合晒首示众。可是这是主公院内,所以衹能用木头架了一个方匡, 算是给妳们特别待遇。」   后方传来的城主声音:「宣布—间谍罪犯—女忍者杏实—的死刑。执行——」   死期已至了。   杏实突然想起后面竹丸的头在看着自己,不知道哪裏来的勇气。   用力头一晃,腰一扭,把自己的马尾甩到侧边,露出自己领口上方的细长而 充满汗珠的脖子……   杏实心裏不想任何事情,一点唸头都没有,对一切的情况,见闻觉知,都感 觉清清楚楚,不再患得患失了,也不存有一点唸头都没有的感觉,平静面对现在 发生的事。   「犯人,受斩!」那刽子手武士大喝道。   杏实将身体向前俯倾,胸脯大幅起伏着,将自身体向前俯倾。   除了感觉到自己乳房的重量,在格外的紧张与想法中,脖子和身体渗出了大 量汗水,有种体热外面寒冷的感觉。   然后杏实突然就觉得刚才出汗凉凉的脖子凉了一下,接着一股炙热,觉得整 个世界都开始一阵旋转接着是耳鸣跟昏暗,一股灼痛冲了出来。   斩首是非常顺利的,担当刽子手的武士尽责的一刀砍下了她的头。   杏实的头準确的落进前面围好的匡匡裏,被堆的厚厚的稻草拥抱其中。   汗水从杏实的额头涔涔而下,本来红润的脸色开始变成灰白,她紧咬牙关, 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稻草将她断颈部分的血液吸干,让她的脸很快就灰白起来了,因为失血而一 片黑暗的视线,什麽都看不到,紧咬的牙关也鬆懈了,很快的啊,杏实染血灰白 色的脸已经没有表情动作。   同时,杏实被砍断脖子的美躯从断颈处大量喷起高高的鲜血带着「嘶嘶」的 声音,呈扇型喷洒,四周与领口喷溅的血染红了上身白衣。   失去了控制的身体,突然弹起来,扭动细腰,胸脯一挺,从原来向前跪坐变 成正跪的姿跪坐在地上,整个屁股跪坐在自己脚上,衣襟被绳勒住让一对乳房更 高耸。   四肢不断抽搐,漫无目标地抖动着,被绑在后腰上的手一直互抓,那纤纤玉 指还在慢慢抓挠着,仿佛想抓住什麽东西一样。   在一旁像在看戏一样的桧子手,到这时才从旁边踢向杏实,无头的尸体才向 侧面倒了下去。   侧倒在地上的尸身仍然在动,垂死的挣扎使她身体不停向后弯曲,大腿被向 后拉紧变成直直的不停用力踢动,把穿着的草鞋都踢到飞出去。   白色的内裙从臀部中间出现湿湿的一个圆圈然后扩大,变成黄色的汙秽,接 着,大量液体从屁股下面流了出来,丝毫不在意周边的目光的在沙地上尿出一滩 小水洼。   「犯人,斩讫!」   担当刽子手的武士抓起杏实首级上的马尾,把首级放在木盘上呈献城主过目, 放在   一旁杏实的尸身仍然自顾自的抽搐双腿、流出血水与排泄物,直到最后归于 寂静,停止了一切动作。   旁边几名武士把草席上的无头女尸用草席裹起来再放到竹丸旁边,把杏实的 无头尸身用草席裹住跟竹丸的尸体一起扛到放置尸体的地方,等到断颈部分的血 液吸干準备做最后的清洗。   负责脱衣与洗凈的长工老头接受了这两具尸体,不过他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 女忍者的无头尸体了!   老头缓缓的去除她尸体上的草绳,脱了她身上的白麻的单薄亵衣。   「可惜,这种身躯啊!」老头他叹道。   顿时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具无头的裸体女尸,虽然尸体断颈部分血还在流, 身上的肌肤也被草绳深深的勒进肉裏而显出一种不正常的红紫色痕迹,但杏实的 尸身比一般女孩更加结实健康,腰肢纤细。   她那对坚挺的玉乳,让他都不自主的咽了下口水,不知不觉的把放到了那对 结实的双乳上。   两个玉乳还会随身体偶尔抽搐而颤抖,上面各有一颗因为失血过度而呈现灰 褐色的乳头和乳晕,圆挺的结实臀部还有光滑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以呈三角形生 着的黑亮羞毛。   再往下两边又接续那双修长结实的美丽双腿,最下面的一双玉足穿着沾染脏 汙的白色足袋。   负责脱衣服与洗身的老头哪可能安静的看,此时他的右手已经不知不觉地移 到了女尸的两腿之间,感到了毛茸茸、痒痒的感觉。   抓住大腿向两旁分开,食指直接硬生生地闯进杏实阴部不停抠弄。   没了脑袋的身体,居然还偶而抖动一两下。   抠了一阵子,突然,他感到手指有潮湿的感觉,他抽出手来,放在鼻下闻着。   一股酸臭的味道涌进了他的鼻孔老头淫笑道:「嘿嘿,还过瘾吧?小女孩。」   接着他抬起女尸双腿,用力把她稍微僵硬的大腿向胸前压去,压的同时,下 面那紧闭的阴唇间也流出了一股水像是爱液一样,顺着她那浓密的黑色细毛流了 下来。   杏实和其他死人一样,身体残存的小便受到挤压又开始失禁了,而断开的脖 子也猛地喷出了一股血。   老头低声的淫笑把杏实整个尸体翻过来,用手拉开那两块雪白的臀肉,灰黑 色的肛门正微微开着,一截又干又粗的粪便正慢慢从中间挤出来。   老头用竹条往裏面抠出粪便,到黄色的水流出来,最后用一个短木条塞入肛 门,再把整个尸体翻回来。   就这样,再反覆挤压了几次,到没有血、尿流出才停止。   可怜的女忍者杏实,默默地忍受着这个老头的折磨,完全不顾身边失去头卢 的女尸的头放在一旁木盘上,睁着双眼。   她张着嘴,吐着舌头,脸色铁灰,瞪大眼睛看着原来属于她娇美的艳躯,被 爱恋竹丸的首级看着被恶心的玩弄直到发泄结束为止。   好在她已经死了,已经感觉不到羞耻了。   气喘呼呼地老头让杏实的尸身到了竹丸旁边,把竹丸衣服脱了,让两人尸体 紧挨在一起用水桶冲了冲。   可是并没有洗凈他们的头就转身拉开门退了出去。   因为他并不为他们这两个间谍感到可怜,衹有贪图杏实的美艳尸身,其他一 些事随便做做就好。   现在,这裏就剩下杏实和竹丸两个死人了。   这两个曾经明裏暗裏爱恋却不得善果的忍者,首级被放在断颈边的尸体,孤 零零、赤裸裸地躺在墻角的木板上,脱光光的紧挨在一起。   说来真的讽刺,生前相爱的二人因为上忍给的戒律,连对方的身体都没什麽 机会碰触。   没想到死后却能够这样裸身并排在对方旁边,竹丸努力锻炼结实的胸肌,杏 实胸前坚挺诱人的乳房,丝毫不顾及旁人眼光地尽情的展露给对方。   如果他们能活着,现在会翻身一把将对方紧紧地抱紧,然后疯狂地交合,可 现在,他们衹是两具尸身,直挺挺地躺在那裏,尽管赤裸地面对着对方,却不能 有一点表示。   两人因缘的生灭变化与无常令人唏嘘。   在不引起背后指使人物的反弹又要警告对方的前提下。   次日一早,衣服被剥凈的两具裸尸被拖到城外处刑广场,告示板上钉上两人 的罪状是「通敌」,身份被写成为是竹边夫妻,分别是竹边丸与竹边杏实。   竹丸的尸体被剁掉四肢再腰斩,叠放在一个台子放在城外广场旁曝晒示众。   杏实僵直灰白色的无头裸尸则是挺着那一对坚挺的乳房,阴部裏被插进一根 支撑木柱,四肢分开地被缚在磔刑用的刑架上曝晒示众。   两人的头则一起被悬挂在一旁旗杆上示众,被高挂地杏实,她的眼睛仍然睁 得大大的,和心爱竹丸的头一起望着那些围在旗竿下咒骂他们通敌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