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爱情祭品‧古嘉鱼[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爱情祭品‧古嘉鱼[完]
  澎湖列岛最南端的七美屿,人称爱情岛,北风呼啸的冬天,游客却步,给一种凄凉!  我昨夜去阿嬷老宅,又空等一整晚了!  打开窗,天空是灰色的,彷佛我的的心情。转头看窗台边那盆天人菊,它挺起花苞了…我扬起嘴角。  天人菊是我的宿命花,全株覆着贵气的柔毛,只在春夏两季开花;一朵花其实就是一束花。  「古嘉鱼!快出来…哥哥回来了!」先是雀跃的呼喊,接着像是被坞住嘴巴「呜…哥…你…」的讲不出话来。呼喊着的是古灵,小我四岁的妹妹。  「哥?古灵…」我循声音追出去,接连叫了几声。哥哥没有回来,连古灵也不见了,若大的庭院,只留北风继续呼啸着。  哥哥古梧回大我四岁,九年前潜水失蹤了。一开始每天都在盼望奇迹出现,员警偶会要我们去指认一些漂流物。村民说梧回就勿回,被海龙王抓去当女婿,最少十年才放人,怎可能随便回来?该是古灵又幻想了!  我们三兄妹的名字都很怪,妈妈还炫是花钱取的好名字。我叫古嘉,妹妹却叫我古嘉鱼。哥哥古梧回,从小常常呆呆的看着海,我们就叫他阿呆。唯有古灵符合妹妹的个性,她还真的刁钻爱作怪。  落寞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桌上一个透明文件夹,夹着一张张情人节的日曆纸。每个月的十四日都是独具意义的情人节。  我不相信哥哥出事,直觉那是他的障眼法,更是我俩的秘密约定。  翻动文件夹,每一个情人节日曆背面,都写满密密麻麻的字,它是我的日记本,被岁月沁黄最深的那一张是2004年,那一年我高中三年级。  像学生拿到新课本小心翼翼的,我翻开日曆纸的第一张,思绪随着时空穿越,回到九年前的画面,是在台北的哥哥回到七美屿。  「哥!你怎没有帮我买日记本?啍…」七美屿连文具店都没有,总得托人从马公或台湾带过来。  我热衷拍照更爱写心情,上次托他买了一台相机,钱还没还完。这次托他买一本日记本,就推说忘了。  我嘟嚷之后啍了一声,用力踱脚往外走。  「你又没情人,写什幺日记啦!」  「要你管!」我坐在码头,把船运过来的石子一颗颗的往海里丢,我讨厌这些不属于七美屿的建材。  晚上回家,床上搁着一本2004年的日曆,是县政府印发每一户都有的。  「古灵!你皮在痒唷!」我以为妹妹又在我床上玩。  「是哥哥躺你床上画图啦!凶八婆!」  「哦!对不起啦!」听到哥哥躺我床上,心一阵暖、口气也缓了。心想,他在我床上画什幺?  日曆材质不错,每一张都印着澎湖美景,有的景点很熟悉就在我家后面,有的是我梦里一直想去的,尤其北海的沙滩。  哥哥没有画图,只是在日曆纸背面写了一些字:〈臭嘉鱼…不要生气啦!希望这日记本不会太大,等我学会开船时,就带着你四处捡拾这些美丽。明天就是日记情人节(Diary Day),就委曲用日曆纸写日记罗!哥 ^-^〉几天后,我才知道哥哥被学校「二一」,还打架闹上警察局,被爸爸抓回来,跟着学开船钓土魠鱼。  离岛人口不多,三兄妹从小就形影不离。听到哥哥不走了就高兴,至于什幺是「二一」不在意,我们只要能一起快乐一起悲伤就好。  小时候,哥哥的口袋里总藏着糖果,是哄古灵哭闹用的。长大后,他口袋里的惊奇从没减少。  伸进去会抓到什幺?都是一种探险!我抓过仙人掌果,被刺到哇哇叫。最深刻的惊栗,是我抓到男孩硬起来的DD,我才惊觉哥哥是大男人,而我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只要是闲暇时候,三兄妹还是会跑去采仙人掌果。这果子里外都有刺,只有贪嘴的小孩会拿来吃。长大后,我想改名还没改,它就先改名叫沙漠苹果,还被做成果汁、果酱、冰沙,一红就变成最夯的澎湖特产。  或许是吃多了沙漠苹果,或许是长时间腻在一起,我对哥哥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           ※※※※※※※※※※※※  我对哥哥有了情人感觉之后,第一次的深夜约会,是在高中毕业等着大学分发的夏天。  淩晨一点,听到敲窗的声音,我蹑手蹑脚的经过爸妈的房间,溜出大门,坐上脚踏车后座,哥哥很用力的踩,链条在深夜发出吱吱喳喳的响,我这才发现忘了穿胸罩。  哥哥拉过我的手环住他的腰,生平第一次感觉胸部抵住男人的背,乳头因磨蹭而矗立,有一种欲望的热涌上脸颊。  哥哥载着我到处逛,夏天的深夜,整座岛专属于我俩所有,静到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到,上坡他踩的得很喘,下坡我听到自己小鹿乱撞般的心跳,这感觉与溜出来玩怕挨打的紧张很不同。  到了海滩,只听到大海似打鼾的声音,洁白的碎浪敲拍着乌黑的玄武岩。  「我要裸泳,你来不来?」  还在迟疑是心里想要,但不敢在男人面前解下衣衫。几秒后说:「不要!」再擡头,阿呆已经跳进海里,一会时间就看不见人。努力在找他的影子时,他突然由后面抱住我。  「吓我!喂…穿衣服啦!」  「借你的衣服熨乾再穿!」被我推开,他就裸裎蹲下来清理石台,再挪一个小石头的说:「我的床,这是枕头。」我这才知道哥哥自从被父亲抓回来后,半夜常在海边睡觉。  哥哥拿薄外套为我铺床,说:「晚上湿气重!这枕头给你。」自己却枕着手臀就裸身躺下。  「我想尿尿。」哥哥翻身起来说:「带你去我的五星级厕所,有水自动洗屁屁!」  面向大海后方三面遮掩,蹲下来往后一仰有靠颈,连二侧手肘的扶靠,全都是用玄武岩推砌起来的。我这呆呆的哥哥,竟会心细到在海边筑了一个小窝。  哥哥黑黝黝,很像玄武岩的雕像,他个性豪放不羁,从不受礼法约束;我则像小寄居蟹,是很容易满足的小女生。连自己也弄不清楚,晶莹剔透白皙肌肤通体雪白的我,怎会与炯黑色的哥哥发生禁忌之恋?是吃多了沙漠苹果吗?还是被关在爱情岛,受业者渲染少女浪漫情怀影响?  「哥!那是什幺?没看过?」  「那是阻隔爱情的银河…右边是织女,左边在遥望的是牛郎星。他们只在夏天约会。」  「像我们一样吗?」哥哥自从上船学捕鱼后,就常眺望大海之外的遥远国度,而我和古灵从没离开过七美屿,只能听哥哥述说台湾本岛有那些千奇百怪的事物。  尿尿后回到床上,不,那是只能容纳一个胖子躺着的石台。很平坦像一席单人床,躺着一对兄妹挤了些,所以我取名爱的小窝。  一个赤裸男人贴着我,我紧张到快要死掉了。  我很怕哥哥听到我的心跳声,那头小鹿早越过栅栏,就要冲出来了!  哥哥的体温很高,他的胸膛让我看来很有安全感,仰望天空似躺在无垠的银河里飘流。哥哥喃喃为我说着,史前时期就有先民在七美屿生活的传说。  据说,七美屿的山丘上,有一个深邃的黑色山洞,洞里伸手不见五指,经常刮着强劲的寒风、弥漫着浓浓的湿气。而山洞深处有一深潭,只要能潜过深潭,就能直通海龙王的龙宫。  几百年来,每隔一段时日,总有勇士会潜进深潭里,但从没有人平安归来,耆老说那些勇士都当了海龙王的女婿。  「黑色山洞在那里?」我翻身趴在哥哥身上,认真的问着。一回神才感受到男人胸膛与乳房碰触感觉,思绪快要被溶化了。  「洞口在抗日战争时被炸塌陷,据传日军埋藏不少黄金在里面。我最近发现阿嬷老宅的古井,可能和深潭相通。」哥哥还是呆望着银河,直觉他在谋算一件大事。  「哥!不準你当海龙王的女婿,只能爱我一个知道吗?」我也知道这段爱情是不被允许的。  他转头深情看着我,我也笑着看着他,直到他漫漫的吻我脖颈。我说会痒,哥哥竟然吻向我的嘴唇,我不自觉的吮吸的舌头。  他的吻很温柔,然后抱着着我的手开始抚摸,动作慢慢地,让我觉得像被疼着的小女生,身体也渐渐地放鬆柔软下来。哥哥的手隔着衣服抚摸我的乳房了!  扣子被解开,看着自己白皙的酥胸裸裎在月光下。我突然地哭了起来!  「怎了?不喜欢?」我连自己为什幺要哭都不知道!只好说:「是没有人这幺疼我!」哥哥这时候笑笑,然后搂着我的身体,我突然希望哥哥一辈都这幺疼着我。  深夜有点冷,我埃向哥哥,害羞的低头看自己,雪白的柔嫩竟然透着光滑。淡红色的乳头因被手指轻抚而挺立,诱使哥哥低头爱怜的吻吮着,敏感被碰触让我全身激起鸡皮疙瘩,真的很不自在。  哥哥将口里的热力传送给我,然后再轻轻用牙齿咬着,被轻啄几下,我就脸红耳热,汗冒心跳,气喘如麻。但我可是即娇羞,又不知所措。  「哥!不能…不要」女人的衿持,逼我阻止了冲动的男人。  当我回家,走过爸妈的房间,隐约听到男女交欢的声音,我会意地笑笑,就赶紧摸回房间睡觉。  但是心里的小鹿乱撞,连做梦也梦到哥哥的裸体,早上起来总觉得乳房在胀气。害我连着三天都不敢洗乳房,我想保留被疼过、被舔过的感觉。  隔天上午经过妈妈房间,看见妈妈在帮古灵掏耳朵,看她幸福的躺在妈妈怀里,手握着妈妈的乳房,还嘟嚷着:「妈!我要吃奶奶…」。  「好啦!只能吃一下…」妹妹读国中了还可以吃奶,妈妈就从没帮我掏过耳朵。为什幺二姐妹,受疼宠的程度差那幺多。  我很想哭,哥哥又出海去了。只好独自再回到爱的小窝,蔚蓝的天、澄澈的海,石床上竟然特别的洁净明亮,是为我而闪亮的吗?  越过石床,我发现哥哥还收藏着一畦全是贝壳砂的小沙滩。爬过去,踩着晶莹剔透,浸淫在海天一色的美景里,真能洗去一切的烦忧,使心灵净空。  不管了!就当是哥哥叛逆,引诱我抛开道德束缚,我决定开始不顾一切地享受爱情。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天天约会,温存越来越让人眷恋,也发现月亮每天都被偷吃掉一些,玄武石床上的我愈来愈白,因为衣服一天比一天少!  抚摸、亲吻当然不够,年轻身躯容易心动就跟着冲动。  深夜的宁静,和风,胸膛的热,吻,逗弄…  「嗯…」「唔…」「喔…」从回应的呓语转换,就知道我已经意乱情迷。  我愈来愈喜欢哥哥的吻,甜美的汁液交换,让彼此的理智一点一滴流失,眼看着道德的枷锁就要阻挡不住大胆又热情的男人了。  「我想摸,你让我摸一下嘛!」  月夜星空下的情境,让我迷惑。但是小女生的含蓄又让我不得不衿持。「哥!不要这样…」我低声求饶,心里却又想要。再这样下去,情况一定会失控的。  「好!让你考虑一天?」这一夜我想到天亮,理智让我觉得该拒绝他。可是一觉醒来,想到妈妈从没在乎过我,我已经做好哥哥想要,就给他的心理準备。  隔天晚饭后,哥哥在厨房对我说:「晚上早点睡!」我听的出来,他在喑示半夜又想带我去探险了。  但我真的睡着了,直到半夜听到敲门声,才从晕眩中惊醒,起床开房门我都站不稳。  「怎了!」哥哥抢上一步扶住我。  「不知道,就突然晕眩的厉害!」哥哥摸了我冒冷汗的额头问说:「是MC来潮吧?」  「嗯!量突然很多,不舒服。」哥哥像妈妈般的关心我,帮我揉肚子。  半夜了,他还去厨房帮我煮了一锅红豆汤,端到我房里时,已经天都快亮了。  从哥哥手里接过那碗红豆汤时,我再也管不住眼泪了,迫不及待边呼着热、边吃着,表面上我吃到红豆也喝着红糖的甜。但让我掉眼泪的,不是辛辣的老姜,而是那种被呵护的爱。  哥哥对我的疼比妈妈给的还要多,这坚定了我要把纯洁的身体奉献给哥哥。明知不能当夫妻,我也要献给他。  接下来几天,哥哥带着我到处探险,每一间古屋,每一座礁石,他都能讲出专属的故事。但他说想用古井分布的对角线,测量出传说中的山洞位置。                 ●  一晃眼一个月过去了,我和哥哥出双人对,但还是没有逾越那一道防线。  七夕情人节古灵约了一群同学到家里烤肉,我和哥哥陪一群小孩子嘻闹到午夜。翌晚,等家人都睡了,我俩才摸黑到了爱的小窝。  哥哥贪婪的手轻触到了那片丛林,我纵容手指头游走在小溪畔。我想他也感到一片湿滑?所以当哥哥咬住我的耳垂,我颤抖。他却在耳边轻声说:「嘉鱼!你决定给我了,对不对?」  我害羞的偏过头去,「嗯!嘉鱼…给你…」我不想骗人,因为脸热到要烧起来了。  衣服的扣子被打开,衣裳底下那不知羞的乳蕾,再次因为哥哥的碰触而挺立,我无法抵抗哥哥那双充满魅惑的眼,以及他霸道热情的吻,还有调皮捣蛋的手指头。  哥哥用饱含情欲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要佔有你。」人生头一次听到这样霸道的告白,我无法克制的晕眩起来。  「我也想摸,让我摸摸你?」当我一碰到那充满生命力的勃起,我的脸更红了来。  「它做过吗?」我问。  「没有!今晚它就要和你做。」哥哥让我的手贴覆在男人的渴望上头。他那根摸起来好热、好硬…  「轻一点…我怕。」我彻底被降服了。  哥哥把DD轻轻往前顶,我一怕就二腿夹紧,第一次圆房的害羞,头一回被碰触的敏感,让我觉得脸上有火在烧。当感觉处女地被抵住时,我还是会想拒绝,但哥哥却极尽挑逗我。  「哥!痛,可以不要做吗?」小女生的衿持、娇羞,让我不知所措。但他不理,DD错顶在大腿上,还是学着往前推。  终于我感觉那薄膜承受到压力了,一种将被顶破的紧,痛,我双眉紧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会痛吗?」  「嗯…哥~我怕。」DD虽不敢往前,主人却贪婪的亲我脖子、耳朵、双乳。我又一阵酥麻一阵晕。哥的喘息声在我耳际回蕩着…我醉在他的温柔里。  我反问:「还会更痛吗?」  哥哥还是一副呆呆的表情说:「不知道,我也没做过…」我只感觉他很急燥,很想佔有我。  许久后,是我催促他:「感觉很湿,该可以了吧!」  他听我允诺「嗯…」一声,趁我二腿一松,DD就插进来了。  我「啊…」痛到大叫一声,眼泪真的出来了。我的叫声惊醒熟睡的海鸟,换来吵杂的吱吱喳喳。  「嘉…很痛?」「嗯…很痛!」处女膜被撕裂时,很痛,哥却吓到把DD拔出来。  趁着月光看,DD上面有血丝,伸手去蜜处一摸,手上全是带有血丝的透明汁液。  我落红了!二人生涩的笑了!我脸很红,但还是没有沙漠苹果那幺红!  他拿我的白色内裤擦拭那些汁液,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处女纪念。今后你是我的小嘉鱼了,接下来的人生,我们一起来掌握!」  「嗯!」我不觉得做爱有什幺舒服。  「哥!你感觉怎样?」  「被你吓一跳,我再进去感觉一下」  「哥!你坏…痛呢!」  「逗你!过二天…再玩!」  「来!哥哥抱你睡。」  「可是…我要等着看流星雨…」人往哥哥的怀里埃,都要睡着了,嘴巴还在讨糖吃。  半夜。  是我先醒来,全身赤裸依偎在哥哥宽厚的胸怀里,看他嘴角还挂着淡淡笑意。女人的第一次,竟然是让慕恋的哥哥帮我开的苞?  初经人事圆房的隐约发痛,让我明白这事真实的发生了。那过程没有传说中的美丽,也没有想像中的痛楚,但我绝不后悔。  看他还熟睡未醒,我得把握机会好好欣赏我的第一个男人。小手在他宽阔的胸前缓慢移动,强健的体魄、结实的身材,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肌肤,硬硬的肌肉连小腹还有明显的六块肌呢!  也许我的爱抚扰醒了他,他的喉头发出将醒的咕噜声,身子也动了下。尤其是二腿间一支粉红的DD,从毛丛里探出头,接着伸展硬立起来了。  感觉到黑黝黝的雕像即将醒来,寄居蟹我立刻将脸埋入他胸前,闭上眼睛。他似醒非醒的抚摸我的背,再拉衣服为我盖上,接着抱紧我,觉得好温暖…我好幸福!  哥哥还是醒来了!  他轻轻的…温柔的…吻着我说:「妹!哥哥想再进去感觉一下!」  「那你轻一点!」我闭上眼睛,当DD再插进来时,又是一次灼热的撕裂痛,但我觉得那灼热让二颗心彼此融合了。  DD慢慢的深入,我觉得它很烫,哥哥很温柔…  「哥!感觉怎样?」我又再问。  哥哥说:「紧紧的…湿漉漉…嫩嫩的…」DD终于抵达我最深的圣殿,他不动,深吻着等我回应。我也不敢动,直到他问我:「小嘉鱼,我的宝贝…还痛吗?」  我小声的说:「好一点,没刚才那幺痛了,你轻轻的…我还是怕。」  「好!咱都放轻鬆,网路上说一会儿就会舒服的!」  我很腼腆的问:「这是做爱呀?没想像中的可怕呗!」女孩终于长大,我笑了!  「傻丫头!这就是开苞,哥再也不会让小嘉鱼痛了。」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尽情的投入在彼此的美好中,慢慢的进出,好柔…滋润,像被呵护抚摸…我都要睡着了,一切竟是如此的美妙!  但彼此都是生手,从头到尾就一个的动作,他怎幺射的?射在那里?我不知道。  亚热带的海岛上,即使是半夜,还是那幺炎热,两个人身上泛出的汗水,把我扪黏得更紧密。  当哥哥从我身上下来时,赤裸的我泛起一股凉意。  「我的裤子呢?」我这才发现,我的衣服全叠在一起;他的衣服四处横陈。在月光下找半天才摸到牛仔裤,哥哥从口袋拿出我的内裤,然后很温柔的帮我清理。  我看着他,心中的感觉十分複杂,但我知道,我是感激他的!  「哥!」知道做错事的我开启淘淘大哭,哥哥紧抱着我的脸颊都泪湿了。  「乖!不哭,小嘉鱼不哭,我在!哥一定认真赚钱,会给你一个幸福的家。」知道在说谎,但他的真心让我笑了。  高挂的月亮在我的泪眼里,就像一枚要掉下来的金币。  「哥!日本人真的在后山埋黄金吗?」  「三叔公说,战争中很多岛民利用那山洞躲过轰炸,而且里面有淡水,所以山洞通古井的传说是真的。如果我找到日军撤离前埋的黄金,那咱将来就金光闪闪了。」  「那你找到洞口了吗?」  「找不到!我计画反过来,从海底或古井循水道探险。」怪不得哥哥最近都在添购潜水装备。  「天快亮了!咱回家,秘密不能说出去喔!」  「黄金吗?」  「小嘉鱼的事…也不能说!」  我心里明白,今晚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我不会说,但永远都不会忘记。  一回到家躺在床上才睡一会儿,就被妈妈骂醒。感觉二腿间湿淋淋的,伸手一摸狭小的空间里弥散着精液和哥哥的体味,下床连走路都觉得还隐隐的痛;而哥哥就可以睡到中午,才被妈妈请起来吃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