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  [转]春丽的劫难之大追蹤0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春丽的劫难之大追蹤02
第02章    寂静的黑暗被一束灯光划破,一辆厢式小卡飞快地驶在盘山道上,驾驶座上花蛇一脸不高兴地开着车,时不时回头望去,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车厢内春色无边的一幕正在上演。  三名男子成品字型坐在城厢地板上,中间躺着的便是昏迷不醒的国际女刑警春丽,紧身的运动衣虽然还完好无损,只是胸前部分在三人反複舔弄下,留下了大片水渍,再加之春丽爲了格斗方便没带乳罩,两个乳房的形状清晰可见,薄薄的宝蓝色衣料下更有两粒坚挺的凸起引人遐思,一双矫健有力的美腿如今软绵绵地被秃头和秀才一人一个架在肩头,大大地打开,秃头的右手不断隔着衣服抚摸、撩拨着春丽的玉门,一边淫笑一边喊道:「秀才真他妈有一套,将咱们和这娘们的车摔在桥下,更让那卡车死机做了替死鬼,条子绝想不到咱们开了卡车走,这就叫金单脱壳。  这娘们儿我早就想上了,这回可要玩个够「「那是金蝉,条子也都不是傻子,她出事,国际刑警肯定要介入,咱们还得小心」秀才笑着说,开始脱去春丽的跑鞋,一双娇小匀称的玉足立时呈现在眼前,在洁白的短袜映衬下更显玲珑可爱,秀才一把抓住,细细把玩起来。  「这次秀才立了大功,你第一个上这婊子」老大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揉捏着春丽的乳房,惹得昏迷中的春丽发出几声呻吟,只是在这三人听上去更像是挑逗,体内更是激情难耐。  「老大还是你来吧,只是她快醒了,先给她带上铐子」秀才说着,递上了春丽自己的手铐,随着一声轻响,春丽的双手被紧紧铐住,老大本已垂涎春丽美色多时,见秀才推让,立刻俯下身子,对着春丽的双唇狠狠地亲了上去,同时将春丽绰在怀里,接着两手一分,将春丽运动衣的前襟一下扯开,两个饱满的乳房立时从破碎的衣物下跳跃出来,粉红的乳头在昏暗的车厢内格外显眼。  老大毫不客气的一手捏住右乳,一边粗鲁地亲吻着不幸的国际女刑警,一边翻身压在春丽身上,右手向下狠劲地撕扒着运动裤,一旁的秃头、秀才也一齐帮忙,七手八脚地将裤子扒了下来,紧接着春丽白花花的美腿又被大大分开,露出了两腿间白色的狭小内裤。  老大最后恶狠狠地亲了一下春丽,擡起头叫道「妈的,今天才知道亲嘴的味道,以前算是白亲了。  「说着两手滑向春丽股间,就要扯落最后的障碍。  「哦……」  随着一声呻吟,春丽秀眉微动,渐渐醒来,浑浑噩噩间只觉得胸腹间大感沈闷,秃头在旁边大笑道:「醒的真是时候,不过待会老子非得把你干晕过去「说着伸出一只手,猛揉春丽的左乳,春丽吃痛一声惊呼,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三张淫笑的面孔,低头一看,自己双峰正被魔爪蹂躏。  秀才刚要说话,岂料春丽惊怒之下,双腿用力,甩开秀才、秃头的控制,两脚分别踢中二人,接着双腿回摆,一下琐住老大的脖项,老大一挣之下竟未挣脱,眼看春丽就要发力扭断老大脖子,忽然惨呼一声,身子却已瘫倒。  原来老大猝见惊变,慌乱中两手依然顺势机械地将内裤褪下,当玉腿加颈之时,急中生智,食指一捅,竟然破门而入,插进了春丽的花径内。  最脆弱的地方蓦地被敌人攻击,春丽顿时失去了力量,三人趁机扳回了局势,将她死死压住,春丽只好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我,这是袭警……」  「我知道,我们还要强奸,不,轮奸你哩「老大恶狠狠地说道,边说边褪下自己的裤子,粗大的阳具昂然而出,对準了玉门,同时左手拨弄着两片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阴道。  「操,真他妈嫩,那些鸡哪个比的了,肯定没怎麽用过。」「别难过,咱们待会肯定给你补上这些年损失」秀才阴沈地说道,三人又是一阵淫笑。  听到三人拿自己与妓女相比,愤怒的春丽一边拼命的挣动,一边大声喝骂,只是褪至腿弯的内裤阻碍了挣扎的力度。  老大一声冷笑,双手各抓住春丽的一个脚踝,一把将春丽两腿举起,秀才心领神会,上前将内裤扯脱,一把塞入春丽口中,说道:「春警官,您省省力气,待会哥几个伺候你的时候,你再好好叫床。  「春丽闻言,脸上羞愤的通红,只是一串串诅咒到了口边就变成了」呜呜呜「。  蓦地,春丽瞪圆双眼,猛烈的摇摆着身体,只因一个温热潮湿的东西侵入了她的阴道。  老大伏在春丽两腿间,右手一边玩弄着她的右乳,舌头则疯狂地肆虐着她的玉穴,左手也对着两片丰美的阴唇上下其手。  秃头在旁边一边用两个手指捏住春丽的乳头把玩,一边说道:「老大,味道怎麽样。  「老大头也不擡地含糊说道:」好……好「确实,春丽的玉穴,不但绝无半点腥骚之气,反而有股淡淡的体香,玉径内壁更是温暖柔软,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老大舔弄一阵,虽然颇爲享受,只是春丽玉门内除了自己的唾液,似乎并无多少体液渗出。  老大怒道「操,老子这麽伺候你,你丫倒装起玉女来了,该你伺候老子了「说着将自己的阳具顶在了春丽玉门外。  「来,听听咱们春警官有什麽说的」秀才笑着将春丽口中的内裤取出。  「混蛋,我绝不放过你们的……阿」春丽甫一张口,便是一连串怒骂,老大却不待她说完,说道「废话少说,还是让老子的老二来发言罢「,接着挺枪向前,粗大的龟头一下顶开两片阴唇,挤入了阴道,将春丽后面的诅咒变成了一声惨叫,老大拼命地耸动屁股,粗大的阳具终于横沖直撞地完全进入春丽窄小紧密的阴道,柔嫩的肉壁立刻紧紧缠绕在阳具的周围,仿佛万千的小手一齐对它进行按摩。  「我操,真他妈紧,爽歪了「老大大呼一声,将阳具退回洞口,再次全力沖刺,」噢……「春丽优势一声惨叫」对,对,使劲叫,叫好哥哥干我「旁边的秃头淫笑着叫道。  春丽闻言,立刻闭紧嘴巴,狠狠地盯着三人,若是目光可以杀人,只怕三人早已粉身碎骨。  「操,还跟我耍狠,老子非把你操的叫春不可」老大说着,立即加快频率,仿佛打桩机一样狠狠地抽插起来。  春丽再也不能维持冰冷的表情,两条蛾眉纠缠在一起,皓齿紧紧咬住下嘴唇,两眼紧闭,承受着老大的肆虐。  老大狠狠抽插了4、5分锺,眼见春丽下嘴唇几乎咬得渗出血来,脸色也苍白许多,下体也渐渐觉得有体液流出,想来她是忍耐不住,于是更加一把力,疯狂的抽送起来,想要将这天下闻名的女警奸至高潮,只是2、3分锺过去了,没有让春丽高潮,老大自己却忍不住了,只见他「嚯嚯」连声,两眼上翻,忽然猛地抽出阳具,一波精液立时喷薄而出,直射在春丽小腹之上,接着是第二波、第三波,不一会春丽平坦紧绷的小腹上布满了汙秽的痕迹。  春丽感到老大将要射精,本拟大叫,只是看到老大抽出阳具,才硬生生忍住,眼见老大的精液尽数射在自己小腹,脸上嫌恶之情中却夹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安慰。  只是这一切都被秀才看在眼里。  老大射精后无力地趴在春丽身上,意犹未尽地抚摸着身下美妙的胴体,只是射精太快脸上有些挂不住,嘴上狠狠地说:「妈的,真是小妖精,老子一不留神竟被她干倒了」「她长得天仙似的,又是有名的警察,也难怪忍不住,等干习惯了自然有您大显神威的时候」秀才笑着说道「好,秀才该你了」老大有了台阶,又狠狠捏了一把春丽的乳房,退到一边。  秃头本来满心指望第二个上,却又惧怕老大威势,只得绰起春丽一条美腿,将阳具在上面蹭来蹭去秀才不急不徐地来到春丽身前,伸出两手攀上她傲人的双乳,两指夹住粉红挺立的乳头,细细把玩,接着俯下头去,伸出舌头,灵巧地在右乳乳头上打转,接着一口含住乳头,用牙轻轻的咬噬、咀嚼,另一只手则垂下去,轻轻拨开大阴唇,找到阴核所在,温柔的爱抚、挑逗起来。  「操,秀才你丫就是麻烦,上次强奸的那娘们儿轮到你就用了小半小时又亲又摸的,每次在你后面真他妈……」  秃头不满地喊道,但看到老大瞪了自己一眼,也就不敢作声,只得恨恨捏了春丽大腿一把。  秀才也不吱声,只是反複玩弄,挑逗着身下的美人。  渐渐地,春丽双颊飞上一股潮红,小嘴微张,呵气如兰,玉径内一股花蜜缓缓流出,秀才得意地笑道:「我这招『轻拢慢撚抹複挑』如何」说着右手蘸了些花蜜,放入口中,「甜鹹适中,滴滴香浓,意犹未尽」「你丫就别泛酸了「秃头忍不住又骂道。」秃头,每次我玩完的女人,不都乖乖听任咱们地摆布了,上次那女人等你上的时候,不是主动抱着你求欢?别得了便宜卖乖。  「说完看也不看窘迫的秃头,绰起春丽的脖项,狠狠吻了上去。  「阿!」  秀才突然触电般地跳起来,嘴上已然留下了两粒齿痕,渗出的鲜血让秀才的面孔一下变得狰狞起来,春丽毫不畏惧地瞪着秀才,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刚才本已略显迷离的眼神重新变得坚韧起来。  一时车厢内陷入寂静,只有秃头脸上挂着幸灾乐祸地笑容。  「哈哈,好」忽地秀才笑了起来,接着双手离开乳峰,一下绰起春丽的双腿,春丽身体立刻剧烈震动起来,竭力想挣脱对方的摆布,只是刚才老大的奸淫消耗了春丽大量的体力,再加之双手被铐在身后,几次挣扎后终究被秀才按住,秀才冷笑一声,下身一顶,阳具破门而入。  春丽羞怒之下,索性闭上眼睛,默默承受着对方的奸淫。  秀才的抽插却不同于老大的一味突进,有深有浅,有快有慢,显然是竭力挑逗春丽,希望把她奸上高潮来找回场子。  奸淫整整持续了20分锺,春丽依然毫无反应,只是玉径的内壁却开始本能的蠕动、收缩,仿佛在主动爱抚、套弄着秀才的阴茎,秀才只觉下身快感如潮,连忙放缓了抽动频率,伸出手来,扬手打了春丽一记耳光。  春丽睁眼怒视秀才,两腿一阵挣扎,秀才控制住春丽的双腿,阴沈地说道:「春大警官,你既然被咱们几个操了,不如咱几个都给你下上种,生个孩子看看像谁?」  「阿」秀才话一出口,春丽只觉眼前一黑,一声惊呼脱口而出,接着语无伦次地说道:「不要,不要,你们都已经对我这……这样了,还要如何……」  说道后来,语调却已低沈软弱。  「当然是射在你的小穴里阿」旁边的老大和秃头一齐叫道。  看到刚刚还倔强无比的女警在自己恫吓下,突然间流露出小女儿态,秀才自觉说不出的畅快,缓缓说道:「如果不射,倒也可以,只不过要你答应个事情……「春丽看到事情有转机,小声问道」答应什麽「」你刚才咬了我一口,现下我老二可要找回场子,也要你的樱桃小口服侍,嘿嘿「」呸,白日做梦「春丽怒骂道,被自己追捕的罪犯强奸已然令她羞愤难当,现在他们竟然要她口交。」既然春大警官不赏脸,那麽就让你下面的小口接着咱的子孙吧「说着秀才又开始抽插起来,嘴上更是」恩阿「个不停,随着速度加快,秀才大喝道」要……要出来了「「不」春丽忽然叫道,「我答、答应你,不要射在里面」秀才闻言立刻停了下来,坏笑地问:「答应什麽?」  春丽瞪了他一眼,把头甩在一边,低声说道:「用……用……用嘴」秀才扳过头,盯着春丽的双眼,恶狠狠地说:「说我爲你口交,快说」春丽只是对他怒目而视,嘴唇几次翕动,却没用回答,秀才挺动了一下下体,「快说」春丽喝道:「我答应你,你可不能不受信用,要来就来,我不会说的」秀才也怕闹僵,于是笑道:「好,咱说到做到」俯下身去,吻向春丽,这次春丽却未反抗,只是紧闭双唇,不让秀才的舌头顶入口中。  良久,秀才拔出阴茎,和老大、秃头将春丽摆弄到跪在自己面前,由二人按住肩膀,接着自己右手扶着阳具,贴在了春丽朱红的双唇上,虽然自己已然答应口交,只是事到临头春丽依然难以接受,秀才见状,也不着急只是用自己的阳具在绝美的脸蛋上蹭来蹭去,不一会春丽的鼻翼、脸颊都留下了闪闪发亮的痕迹。  「来,快点含进去」秀才见春丽久久不动,开始用自己的阳具左右拍打春丽的面颊,春丽羞得满面通红,但依然紧闭双唇。  身后的秃头却早已不耐烦,右手伸出在春丽乳头上狠狠掐了一下,「阿」春丽惊叫起来,秀才趁机下身一挺,将阳具塞入春丽口中,春丽忙甩头要将阳具吐出,却被老大按住头颅,只得用舌头去顶那阳具。  秀才阴茎甫一入口,只觉周遭温暖柔软更胜阴道,热烘烘的一股暖气顺着下身直沖头顶,接着龟头一凉一麻,却是春丽的舌头正顶在他的马眼之上。  不由长歎道「阿,……爽」几乎就要丢精。  春丽才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取悦了罪犯,顿觉羞愧难当,自然不敢再有动作,只是阴茎含在口中,舌头只能在阴茎周围滑动,她哪里知道这也让秀才兴奋不已。  秀才拢住心神,开始在春丽嘴里抽插起来,享受口交的乐趣,只看得身后老大、秃头二人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一人一个,开始玩弄起春丽坚挺的乳房来。  屈辱的口交持续了7、8分锺,春丽只觉得口中的阴茎越来越大,似乎气球般地膨胀起来并微微颤动,于是疑惑地擡眼看去。  秀才本已到了紧要关头,低头正看到高贵、美豔、不可侵犯的女警察跪在地上,美丽的双眼看向自己,口中却含着自己的阴茎。  这淫靡不堪的景象立刻沖垮了他最后的防线,腰眼一紧,精液已然连珠炮式的射入春丽口中。  春丽只觉一波波热流箭一般射入自己的口腔、喉管,待要吐出,却被老大等人死死按住,只得任由恶心的东西流入自己的肚内,眼角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淌下来。  秀才满足地长歎一声,将业已疲软的阳具抽出。  老大见状,立刻占据了秀才的位置,掏出早已坚硬的阳具,对春丽喝道:「哭什麽哭,婊子,也替我吹吹」说着,不由分说,两手一卡春丽双颊,阳具立刻顶入春丽口中,春丽的回映顿时变成一阵无意义的「呜呜呜」老大一边抽送,一边叫道:「婊子,用舌头舔,用口吸,就好像吃冰棍似的「口气仿佛在招呼卖春的妓女。  春丽气苦,任由老大打骂,绝不做任何动作。  身后的秃头本打算秀才完了轮到自己,见老大抢了自己位置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春丽身上摸来摸去,待摸到春丽腰间,忽然灵机一动,对老大说道:「老大,要不咱们来个穿堂风罢」说着一拉春丽双腿,将春丽身子拉低,将阴户露了出来。  老大此时早已爽的一塌糊涂,当然点头称是,春丽听到大骇,连忙挣扎,只是连番奸淫下体力已然所剩无多,被轻易制住。  秃头大喜,立刻脱去上身衣服,露出一身疙疙瘩瘩的腱子肉,接着也跪在春丽身后,一手按住春丽丰满的玉臀,一手绰下去握住左边乳房,腰眼用力,阴茎在之前残留体液的润滑下立刻毫无阻碍地顶入阴道,只是秃头的阳具实在过长,还有大半留在体外,秃头发一声喊,猛地用力,又将阴茎挤入几分,春丽的阴道已然被塞的满满的,阳具却依然在缓慢然而有力得前进,每次前进都让春丽浑身一阵痉挛,牙齿也不由得轻轻打颤,这却让享受口交的老大仿佛到了天堂,与性交不同,口交可以清楚地看到女警美豔不可方物的脸庞,而这张脸庞却在自己的身下,自己的胯下,她红润的双唇紧紧包裹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的阴茎,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老大有一种极强的成就感。  而女警无意识的痉挛使得她的牙齿轻轻咬噬着老大的阳具,令老大一下被淹没在快感之中,只见他大叫一声,再次射精,射精中老大猛地抽出阳具,一半的精液猛地射在春丽惊诧的脸上,落在诱人的唇边,落在美丽的眼角,更顺着精致的脖颈,低落在丰满的胸部,春丽再也忍耐不住,大声抽涕了起来。  就在此时,秃头一声暴喝,将阳具整个插入了春丽的小穴,接着就开始狂野的抽插,粗大的阳具每次退出都停在穴口,插入则顶在花房,双手更是在春丽的乳房、臀部留下了一个个指痕。  春丽的抽涕立时被打断,变成了痛苦的呜咽。  秀才在一边看到,冷冷地说道:「秃头,这娘们儿可值钱,你别把她玩残了「秃头不满地骂道:」我知道,你丫少管「老大在一边也说道:」秃头,这婊子是不错,但最后咱们还是得脱手,玩残了可就不值钱了。  「秃头不敢忤逆老大,只是嘟囔着:」只要把这婊子的名头放出去,花钱操她的还不排满了?「」阿……「春丽本在竭力忍耐,突然听见几人对话似乎要把自己长期奸辱然后再转手卖人,心神大乱,立时叫出声来,秃头见状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  春丽只得断断续续问道:「你们……恩……你们……阿……要把我怎样。」秀才和老大互相看了看,秀才说道:「不瞒你说,咱们早已做了花套,管教条子找不找咱们,春大警官这样的大美人儿,杀了实在可惜,可你又是赫赫有名地格斗家,凭咱们几个搞不好就要被你做了,所以咱们商量好了,到时把你卖到外国妓院,咱落笔外快,不过你放心,你只要好好伺候哥几个,到时能上你的自然都是知根知底、有钱有势的客人,否则,哼哼,就让那的苦力开开洋荤,二十四小时地干死你「春丽一听,几乎气的昏过去,惊惶之下,只觉下身越发疼痛,口中呻吟之声大作,身子无力滑倒,肩头着地,头脸无力地歪在一边,臀部自然而然地翘起,却更方便了秃头的抽插。  秃头听着春丽哀婉地呻吟之声,仿佛天籁之音,愈发埋头苦干,忽然间腰眼一麻,精关失守,一阵稠密的精液直射入小穴之中。  春丽愣了一愣,接着一声悲鸣,「混蛋,你们说好不射的」然后更是连声怒骂。  老大、秀才也是一惊,只见秃头讪讪的抽出阴茎,后几波精液尽数射在春丽玉臀上。  秃头局促地看着老大缓缓退开,蓦地,一脚踢来正中自己胸口,却是春丽发难,只见春丽势若疯虎,双腿快速踢动,秃头连连中招,老大、秀才见状连忙一起扑上,三人手忙脚乱半天方把春丽制服,「妈的,婊子还有这麽多力气,看来干得还不够」老大狠狠地说道,又掏出自己的阳具,凑到春丽面前「好好给我吹吹」春丽突然扭头张口咬去。  「小心」秀才大喝一声,一把推开老大,春丽势在必得的一口咬空,骂道:「流氓,你们再敢拿那臭东西过来我就咬断他,你们要杀就杀,想要侮辱我再不可能!「老大且惊且怒,抽出手枪便要向春丽开枪,秀才连忙劝住」老大息怒,打死就没的玩了,再说确实我们失信在前「老大闻言,沈默片刻,脸上阴晴不定,忽地回身一枪托将秃头砸到,骂道:」你丫没种就别玩女人,操,出去,把花蛇换进来「秃头不敢分辨,只得收拾衣物转身离去,只是眼光中掠过一抹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