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同学搞我妈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同学搞我妈 1-2
  序  「河马,过来给你看新货!」下课后,明南高二4班立马就躁动起来了,男同学们用MP4互相传递着从网上下载的最新大神更新的小说,讨论着最新剧情的走向。他们口中经常会提到一个名字——跳舞的鸡巴!  「跳舞的鸡巴」是成人文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着有《活在妈妈的子宫》《父亲阳痿后》《背德的偷窥》等多部优秀乱伦小说。  「大炮,你小声一点,不怕被老师听见?」河马看了一眼刚走出教室门口的性感背影,压低声说道。  「嘿嘿,你觉不觉得沈老师特像跳舞的鸡巴写的女主人公,你看她穿的那双高跟鞋,实在太他妈性感了,这鞋跟有10厘米吧,听她走路的声音我鸡巴都硬了。」大炮的喉结蠕动了几下,吞了几口唾液,目光艰难的从沈佳老师身上挪开。  「」听那哒哒哒的声音清脆地钻进耳朵,高跟鞋的高跟使得浑圆的足踝被高高的顶起,细血管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传递着女人性感的味道「,大炮,你看文中的这句,真他妈绝了!」河马迅速的找出黄文中最应景的一句小声的念了出来。  下课的10分锺裏,只有一个男生显得特别安静,他就是班级裏显得特别孤僻的阿呆。  苏小海是阿呆的真名,但只有老师才会这样称呼他。因爲他经常独自一个人发呆,所以同学们给他起了一个「阿呆」的绰号。  每当看到同学们互相传阅跳舞的鸡巴的作品,听着他们对跳舞的鸡巴的崇拜,阿呆的心裏就会涌起一阵淡淡的自豪感。  没人会想到除了语文,科科挂红灯的、在班裏被大家称爲阿呆的同班同学,竟然是他们崇拜的跳舞的鸡巴!  阿呆其实长得像他的母亲,但阿呆脸上戴的那一副宽幅黑边眼镜却让全校的人都认不出来他还是计算机老师沈佳的儿子。在学校裏阿呆和沈佳都不以母子称呼,阿呆的母亲除了是计算机老师还兼任着副校长的职位,爲了避嫌,也爲了更好的管理学校师生,所以才和阿呆有这样的约定。  阿呆望着走出门口的妈妈,呆呆的出神。同学们不知情的对妈妈汙言秽语,这让他有些生气,虽然笔下的女主人公都是以妈妈爲蓝本写的,但现实中他对妈妈是非常尊敬的。  放学后,阿呆远离同学,骑着单车独自一个人回家。  阿呆从未邀请过朋友去他家,即使是他最好的同学赵小亮,也只是知道他家住哪裏,并没有去过。  阿呆的孤僻一切源于他的父亲。  一、  深夜,别墅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仲夏的夜晚总会让人躁动,就连窗外的知了也孜孜不倦的畅鸣着。  风儿夹带着热气吹开半掩着的窗帘,别墅大厅的旋转楼梯上一对赤身裸体的夫妇压抑着声音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夜色朦胧,但女人光洁的肌肤却是夜色也掩盖不住的,妇人一双玉臂紧紧的挂在楼梯扶手上,风韵婀娜的曼妙身姿随着男人的挺动越发显得曲线玲珑。身上唯一穿着的是一双性感的高跟鞋,鞋跟离台阶面10公分,脚背与台阶呈现完美的45度斜角,小腿修长紧绷,屁股因爲这样的姿势而微翘着,小腹莫名其妙的收了起来,却让本来如倒锺一般坚挺的胸部拉垂了下来,像庭院挂着的还未成熟的小木瓜。  男人有力的大手提起女人的一只大腿,此时女人只能把身子趴在扶梯上,两只乳房垂了下来,夹住了扶梯,随着男人的挺动,像乳交一般在扶梯上滑动。  男人的眼睛并没有看向他的妻子,而是亢奋的盯着楼梯下的男孩,那男孩戴着一副特别大的眼镜,那副眼镜却放大了男孩眼中的挣扎和欲望以及痛苦。  那个戴眼镜的就是我,阿呆。  而楼梯上的那对赤身肉搏的男女却是我的父母。  这样明目张胆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做爱并不是第一次,这一切的开始始于一次偶然。就是那次夜裏起来喝水不小心撞见父母的房事,父亲才对我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又惊世骇俗的要求。  虽然说出来有些可耻,但作爲情色小说写手的我,也慢慢有些理解这样的事情。父亲得了一种病,一种暴露妻子才能得到性兴奋的心理疾病。  自从那次撞见了他们的事,父亲期期艾艾的叫我在他们做爱的时候偷看他们,说这样有助于治疗他的阳痿。我从最初的断然拒绝,到最后的默许听从,心中的不安与压力一直伴随着我,还好我的母亲到现在都不知道此事。  我心中的压抑无处释放,于是在网络上写起了色文,而娇豔美丽的妈妈就是我最佳的蓝本。谁也没想到声名鹊起的网络情色小说家「跳舞的鸡巴」是源于我父亲这样怪异的请求而完成了一部部优秀的作品。  我一动不动的看着楼梯上疯狂交媾的父母,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就连裆下鸡巴顶得难受也不敢去挪动它。  「哈哈,啊!啊!」父亲邪恶的笑着,喉咙发出浑浊的声响,看着我两腿之间凸起的蒙古包越来越兴奋,动作更加的猛烈。  只有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支撑的妈妈晃了一下身子,赶紧用力的抓住扶梯,转头「看向」身后的父亲,压抑着声音,娇喘的说道:「阿伟,你疯了?干嘛用这麽大的力气,还喊这麽大声,不怕让小海听见?」  「嘿嘿,老婆,你知道的,小海每次都是睡得死死的,不会吵醒的。」父亲看着我邪恶的笑着说道。  虽然妈妈被父亲用一条黑色的布条绑着掩住眼睛,但她转头的一刹那,还是把我给吓了一下。  父亲不再说话,阳具深入浅出的进入母亲的身体,节奏放慢了下来,但每次进入都用了很大的力气。很快妈妈的呻吟声开始急促了起来,两只酥软的乳房隔着扶手有韵律的撞击在一起,高耸的大白屁不自觉的迎合着父亲的深入,美豔的胴体开始痉挛起来。  我知道母亲快要高潮了,打算悄悄的离开。但父亲使了一个眼色,我又站定。看来父亲还有战斗力,而且还没缴械。  「嗯!啊……」我听到了母亲如泣如诉的呻吟声,仔细倾听还能听到父母阴器交合的摩擦声,靡靡之音回蕩在别墅裏显得缥缈而神秘。  「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妈妈终于在痉挛中高潮,荷尔蒙和母亲诱人的体香沁入我的心脾,让我恨不得现在就抓住自己的鸡巴狂撸,但我还是忍住了。  母亲高潮持续了一小会儿,父亲才停止了抽动。她顺手就要解下绑在头上的黑色布条,我心髒瞬间提到嗓子眼,幸好父亲及时阻止。  「蒙住眼睛真的能让你恢複那个?」妈妈有些犹疑的问道。  「老婆,是真的,难道你没发现自从蒙住你的眼睛做这事我变得越来越厉害?」父亲脸上掠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奸笑,坚挺的阳具自信满满的从妈妈的肥臀退了下来。  父亲牵引着母亲从扶手下来,然后让她双腿并拢,白生生的屁股就席阶而坐。  妈妈虽然被蒙住了双眼,但很自然的找到父亲的鸡巴,微张唇齿,含住了的龟头,洋葱般的手指把玩着肉蛋。  我蹑手蹑脚的离开,在进房间的那一刻好像听见妈妈对父亲说了一句:「这次这麽快出来了!?」  轻轻关上门,打开电脑,双手飞快的在键盘舞动着,母亲曼妙的身姿仿佛再现。在这裏,我是主人公,键盘下的我自由的构思着与母亲的性事,鞭挞着母亲的胴体。我已不满足于简单的幻想母亲的身体,在文中慢慢的增加了对母亲的玩亵、暴露和虐待。  写完后,我脱下内裤,看着屏幕中的文字开始打手枪,不知是遗传父亲的阳痿早射,还是我情节写得太过刺激,没几分锺我就射了精。  屏幕上的精液模糊了文本上的一小片字,快感过后,却是深深的罪恶感。平日裏母亲对我的关爱,对我的呵护以及些许的严厉,让我愧疚不已。  清晨,我早早的起来洗漱。而母亲早已準备好早餐,等着我。  父亲一般都会多睡一会儿,所以早餐一般都是我和母亲一起吃。  端坐在眼前的妈妈,是这样的端庄、秀丽,让人很难相信她与昨天晚上那个只穿着高跟鞋被父亲用布条遮住眼睛的母亲是同一个人。  「妈妈脸上有髒东西?」母亲看我呆呆的看着她,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白玉的脸颊。  「没有,我刚才又发呆了,呵呵!」我心情有些複杂的说道,难道我真的恋母了?  不,不,眼前的母亲不会让我産生一丝的欲望,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她和爸爸做的事情本来就是很正常的。  「别老是发呆,难怪别人给你起了个」阿呆「的绰号」妈妈玉指轻点了我的额头,嗔怪的笑道。  「对了,小海,跟你说件事,下午你们班会转过来一个新同学,她的父亲是我高中老同学,现在要转来我们县城工作。妈妈想,刚好你们班级还有位置,就转到你们班吧。」妈妈说道。  我「嗯」了一声,并不在意。  早间的课我如同往常一样无精打采的上着,也许昨天晚上射得太多,又或许今天的物理老师讲得实在无趣,不知不觉竟然趴在课堂上睡着了。  直到第一节下课的铃声响起我才醒来,我发现班裏的男生不再谈论「跳舞的鸡巴」,女生也与往常不太一样,大家都围在第二排的一个位置上。  我知道那个位置空了一段时间了,难道妈妈说的新同学已经来班级报道了?  我对此并不感兴趣,直到上课后英文老师指定她念一段课本,我才对那新来的撇了一眼,虽然不能正面看她,但她的一个后背立马夺取了我所有的目光。  只一眼我就记住她清纯无暇的美丽,我的世界裏只剩下一种叫清新的味道。  只见前面的女生亭亭玉立,一身雪白,那被一个精緻发夹扎在脑后的秀发,宛如幽静的月夜裏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细软的青丝顺滑的溜到肩膀上,掩盖不住她脖颈上一片欺霜赛雪的冰肌。  恍惚中时光停滞,恍惚中时光飞逝。  「阿呆,阿呆!老师叫你呢!」同桌赵小亮捅了捅我的胳膊,把我惊醒。  「啊?」我站起来,糊裏糊涂的说了一句刚才一直憋在心裏的话:「她真的好漂亮!」  班级突然安静下来,然后是一场爆笑。  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娇羞的又赶紧把头低下。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自从这一刻起,班裏所有人都知道我对刚来的梁伊伊一见锺情。  接下来的两个月裏,我几乎连一个招呼都没有和这个叫梁伊伊的女孩打过,但我的神经却被她的一颦一笑牵动着,像着了魔。虽然没说过话,但庆幸的是我和她一直离得很近。在学校,她就在我前面几桌。放学后,我们同路,因爲她竟然搬到我们家旁边和我成了邻居。  我的同桌兼好朋友赵小亮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他不时的能跟梁伊伊说上话,羡慕之余我  有些自卑的想道:「这样清丽脱俗的女生哪裏是我这种心理肮髒的人所能接触的?我只要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了。」  慢慢的我在我写的情色小说裏也不再以妈妈爲蓝本,而是以心目中的女神梁伊伊爲原型来写作。文风也由淫蕩熟女转爲纯情女生,论坛上的读者很多反映我这样写太失败,一点也刺激不起他们的欲望,但我却不在乎,只爲了心中的那个女孩。  然而刺激不起欲望的不仅仅是喜欢我的读者,还有一个是我的父亲。  当我的鸡巴不再爲母亲的裸体勃起后,父亲也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一翘不振。原来,父亲的性欲完全来源于我对母亲的感觉,他通过我对他们性交的反映来增强自己变态的性欲。而如今,在他们面前我却如老僧入定一般不爲所动,父亲再也勃起不了。  这直接影响了我父母做爱的质量,母亲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有着这个年龄特有的生理需要。父亲在我面前动用了无数的方法,也进不了母亲的玉洞,让母亲多少有些抱怨。  我自己又是惭愧又是庆幸。惭愧的是我成了父母不能正常性生活的主因,而庆幸的是我把不伦的欲望赶出了脑海。  这个周末,妈妈邀请了隔壁梁伊伊她们一家人来我们家吃饭,我没想到同时过来的还有我的好朋友赵小亮。  什麽时候赵小亮和我心中的女神这麽亲近,我心裏産生了丝丝的妒忌。  赵小亮虽然知道梁伊伊是和我邻居,但从来没想到我妈妈竟然是平日裏见到的副校长兼计算机老师沈佳。  赵小亮说道:「好小子,竟然和你妈妈在学校裏装作不相识,我要是把你们母子的关係说出去,班裏肯定炸了锅,哈哈哈!」  我笑着说道:「你要是敢说出去,还不被我妈妈打啊?妈妈你说是不是?」  我转头看着我妈妈开玩笑的说道。  餐桌上,妈妈夹了一根鸡腿放在赵小亮碗裏,笑着说道:「小亮,老师和小海的关係可不能说出去哦,来,用这个鸡腿收买你了。」  妈妈在家裏的穿着当然有别于学校的职业套装,显得更随意一些。柔顺的秀发只是用白色的发带束在脑后,一条精緻的项链垂了下来,脖颈上一片雪肌玉肤在项链的映衬下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身上穿的是一件简单的黑色长袖薄衫,袖子被拉到胳膊肘,裸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  她秀丽的脸庞透着母爱般的慈祥,完全把小亮当成小孩子一般,但小亮却是一阵的脸红。我和小亮是并排坐着的,妈妈坐的位置离我们较远,所以站起来又俯下身子给他夹鸡腿的时候,由于重力的关係,妈妈的两个雪白的大乳球被我们两个人一览无遗。  我偷看了一下父亲,发现他眼睛闪过些许的性奋,那是和之前他跟母亲性交的时候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甚至更爲狂热。  我心中有些担心,父亲把之前拿我作爲母亲的性奋源,现在难道要转嫁到我的好朋友小亮身上?  但我的忧心很快被我心中女神梁伊伊的欢声笑顔扫得无影无蹤,一直以爲她非常的文静,静得不怎麽和人说话,原来她在她父母面前也个是乖巧讨喜的女孩子啊。  午宴结束后,梁爸爸梁妈妈和父母叙了一会儿情,就和梁伊伊先离开了。我看着梁伊伊的倩影欲言又止,刚才在饭桌上都没和她聊几句,只是客气的问候了一下,看她和小亮颇有默契的样子,我爲自己的胆小和自卑懊恼不已。  他们走后,妈妈就进了厨房洗碗。夕阳透过窗户晒在洗菜池边的母亲,妈妈像披着一席金灿灿的轻纱,贤淑裏带着高贵。洗碗时娇躯起伏之际,包裹在紧窄的防汙裙裏的丰臀娇盈盈的高高翘起,裙子上的梅花更显玉臀的性感。   我看见父亲也在注视着妈妈,眼睛裏幽幽的闪着淫邪的绿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亮,再邪邪的对我一笑,然后走进了厨房。  我的心「扑通」了一下,他不会要在这个时候做那些出格的事情吧。  我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小亮,发现他正被一副照片所吸引。我正好避开厨房,带着他上了二楼参观我们的别墅。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爱好摄影,后来创办了影楼,再后来自己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公司,在我们县裏颇有名气。这栋别墅裏大大小小挂着很多母亲的画像、照片。小亮像第一次认识我妈妈一般,对这些照片、画像充满了好奇,看着妈妈相框裏或端庄,或妩媚,或高贵,更有几幅略显小女儿态,一时神往不已。  「这间是?」小亮走到一个很不起眼的房间,充满了好奇。  「这是我父亲以前的工作室,他除了喜欢拍照,还自己绘画呢。裏面有好多作品,你看这幅素描,还得过奖呢!」我自豪的向我好朋友介绍着,而父亲唯一让我自豪的也只有他的作品了。  「哎?这个又是什麽好作品,竟然用布盖着?」小亮顺手就解下了靠在墙壁的一副作品,当这幅摄像露出庐山真面目的刹那,小亮彻底石化,一双眼睛死死的钉在了相框上的裸体。  我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刚才太得意,一时忘记这裏藏着我家的禁忌,这张被放大的相片是母亲生我不久,父亲特意给她拍摄的。  相片中妈妈胴体横陈在草坪的洁白地席上,还是婴孩的我眯着眼睛,小身体趴在母亲细若水蛇的蛮腰上,一只小手托住母亲雪白的乳房,嘴巴叼着乳尖。由于被吸附的关係,乳肌上细小的血管清晰可见,而另一只小手正好压在妈妈另一只高高矗立的乳房上。  母亲的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交叠着,小腹下一抹性感撩人的黑黝草在一片雪白中显得熠熠夺目。两只小脚特意弓起,如月牙般漂亮,脚背的肌肤细腻白皙得像羊奶凝乳,让人恨不得趴上去舔舐几口。十根纤巧的脚趾涂了猩红的甲油,无声的妖娆着,向所有看向她的人发出无声的诱惑。  母亲看着怀中的我,柔荑轻轻的按住我跟乳房差不多大小的小脑袋,淡淡的微笑裏溢满浓浓的母爱,不由得让人想起圣母玛利亚,圣洁得不容一丝亵渎。  这是一幅集诱惑与圣洁爲一体的摄像作品,即使无数次见识过她的美,再一次见她,依然震撼。  我清楚的听见小亮咽口水的声音,我打了声哈哈,赶紧把掉在地上的绸布盖住相框。  「小海,真抱歉,不过你小时候还真可爱。」小亮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小亮参观完我们家后,极口称赞我们家多麽漂亮,又崇拜一般的赞歎我父亲的作品多麽多麽的好,隐隐的我能感觉到他口气中透露了对母亲的赞美与向往。  一楼在我们还没吃饭的时候,他和梁伊伊她们早就参观完了。剩下的二楼和三楼介绍完就让小亮先在我卧室裏看看书,玩玩电脑。跟他说我要去拿些瓜子吃,然后下了楼。  我下楼的声音很小,但楼下好像没有任何一点声息,难道父亲没有对妈妈做「坏事」。我弯下腰,矮着身子悄悄的靠近厨房,这才听见一声声「噗呲,噗呲」的声音,以及男人轻微的气喘声。  只见竈台下,妈妈屈膝蹲跪在地闆上,肥臀轻微的蕩漾着,而脑袋被父亲的两只大手按住,不住的往自己的胯下送往。  妈妈皱着秀眉,闭着眼睛,一只素手托住父亲阴毛下的睾丸,一只小手撑住父亲赤裸着的大腿,樱唇被巨大的肉棒撑开,被迫的吞吐着父亲的阳具。  妈妈的秀发有些微乱,洁白的脸颊已经渗出了少许汗珠,喉咙不住的吞咽着溢出的口水,但些许的口水还是低落在地。  这时父亲的阳具好像顶住了妈妈的嗓子眼,母亲白皙的脖子顿时青筋显现,擡头幽怨的看了一下父亲。  父亲小声的说道:「佳佳,我都好久没能满足你,你看今天,我多猛,今天你老公又恢複雄风了,哈哈。我已经知道怎麽才能再次雄起,以后绝对不会让老婆你失望!」  妈妈停下了口活,小声埋怨道:「你这死鬼,也不分时间场合,儿子和我学生还在家裏,你竟然在这裏跟我做这种事?」  「嘿嘿!你不是饑渴很久了吗?而且这样才刺激,你不懂,来,我们接着,他们不会过来的,你放心。我刚才看小海和他同学往楼上去的,你也知道小海,轻易不下楼的。」父亲赶紧安抚妈妈,接着又把肉棒插进母亲温香的檀口裏。   我悄悄的又退了回去,从餐桌上拿了盘瓜子,然后上楼。父亲说找到了雄起的方法是什麽呢?我心中隐隐有些答案。  父亲的爱情染上了尘埃,似乎在等待一场风暴的洗礼。  快晚上7点的时候,小亮才回家去了。小亮的父母都在省外打工,家裏只有一位白发苍苍的爷爷。  自此,小亮经常来我们家,美名其曰是和我一起学习,实际却是想近距离的接近我妈妈。从他不时的偷看我妈妈的眼神,以及在本子上偷偷写我妈妈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已经对我妈妈达到癡迷的程度了。  我没有说破,原因一个是他和我妈妈根本就不可能,还有一个是他如果喜欢我妈妈,那他对梁伊伊也就不会太关注,我心下有些庆幸。  我每天仍默默的关注着邻家女孩梁伊伊,我对她的心意班上的同学们早已知道,相信她也知道,所以才刻意不跟我说话。  好朋友小亮对此还出谋划策过,但最终没多大效果。不过却让我对小亮越发的感激,也愈发的信任。一次我写在电脑文本上的黄文段落,因爲忘记关掉窗口被小亮无意中看见,他才发现原来身边的好朋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跳舞的鸡巴」。  而聪明的他马上能联想到文中意淫的女主人公之前是谁,现在又是谁。  有一天我被老妈叫去超市买东西,就留着小亮在房间裏玩电脑。小亮的成绩虽好,但他家境并不算富裕,所以他一直没能买台电脑。  当我回来开门进去,竟然发现小亮一边看电脑上的文章,一边打着手枪。  我喊了他一下,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把手塞进自己的口袋,好像藏着什麽见不得人的东西。我对他是信任的,只以爲他是把自己射出的精液抹在自己的口袋裏,所以没有深思。  小亮尴尬的对我笑笑,本来我父母要留他吃饭,他好似不想多逗留似的回了家。  第二天我妈妈说她有一条换洗的丝袜不见了,联想昨天的事情,我心中暗笑,肯定是被小亮偷拿去打飞机了。我也非常理解单相思的好友。想想我自己,如果能让我得到一只梁伊伊穿过的袜子,那是多麽可望而不可即的愿望啊。虽然比邻而居,却迟迟天涯。  晚上父亲来我房间,锁上门,倾诉了他和妈妈房事的不理想,又讲了一大堆性爱对爱情的重要性,对婚姻的重要性。把以前说服我看他们做爱的那一套理论又搬了出来,只是这次的性奋源换成了我同学小亮。  父亲接着说出他的计划,叫我按他的计划行事,我虽然极不情愿,但觉得同病相怜的小亮如果能一睹心中女神别样的姿态,也是一大安慰。就遂了他的愿。  第二天小亮来我们家后,在我房间裏我故意打开电脑续写着以妈妈爲蓝本的小说,小亮在一边看一边感歎我的奇思妙想。  我说其实我是偷看父母做爱才有这样的构思和身临其境的感想的,然后怂恿他晚上留在我们家,说晚上我父母肯定会做爱,让他也解解眼馋。  小亮听了很激动,打了电话跟他爷爷说晚上留在同学家过夜,不回去。  晚饭的时候,小亮一直不敢正面看妈妈,只在妈妈转过身子的时候,才像饿狼一般盯着她的身子,眼睛裏流露出的一股原始的狂热。  父亲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小亮,眼睛裏的绿光也越来越盛。  两个人似乎都期待着夜晚快点来临,晚饭却食不知味,我妈妈看着他们只吃饭不怎麽吃菜,连问我们是不是晚上的饭菜不好吃。我赶紧替他们掩饰过去,无辜的妈妈还不知道今晚将发生什麽事。  深夜1点左右,我和小亮的耳朵贴着房门已经好一段时间,这时才听到外面有些细微的声响。  再等了一会儿,我们才打开卧室的门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父亲的计划是,晚上和母亲一起洗鸳鸯浴的空档,让我们溜进他们房间,然后在大衣柜裏藏起来。  当我们路过浴室的时候,小亮却再也挪不开脚步。  浴室裏的母亲正準备脱洁白的浴袍,父亲却从后背揽住她如绢束一般的腰肢,有力的双手探入浴袍裏,一对饱满丰腴的乳房像堆雪堆一般被簇拥在洁白的浴袍外,那比浴袍还白的乳肉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而亮丽。  慢慢的,浴袍被父亲解下,妈妈海棠春睡般的脸庞、芙蓉初放般的娇躯,让门缝外的小亮看得一颗心跳动不已。  父亲好像知道我们在偷看一般,一点也不让妈妈有看向浴室门的机会。可怜的妈妈还不知道她的老公和她的儿子一起出卖了她。  浴室裏花洒喷淋着温水,雾气慢慢的蒸腾了上来。妈妈如置幻境,她眯着眼睛享受着父亲的亲吻爱抚。唇齿轻啓,小嘴裏像是吐着魅惑的气息,惹得父亲不住的在她下巴和唇齿间啃吻。   小亮想再靠近一点,却被我拉住,我摇摇头,想叫他和我一起遛进父母的卧室。不过浴室裏的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也禁不住想多看一眼。  父亲让妈妈转过身子,趴在浴缸壁沿上。然后一手把着自己的鸡巴,一手用手指掰开妈妈深邃的臀缝,借着喷淋而下的水挺进了妈妈娇嫩的玉壶淫穴去。  妈妈「啊」的一声,像干旱过的肥沃土地再次重逢甘霖一般,心情愉悦得呻吟出声。随着父亲的挺动,妈妈的一双奶子慢慢的发硬,连殷红的乳头都微微的峭立起来、  地闆湿滑,加上父亲有力的抽送,母亲只能一只手抓住浴缸,一只手紧紧拉住父亲环在她腰肢上的手臂。两个肉体越来越猛烈的互相撞击着,喷淋在他们身体上的水也被击打得四散开来。  妈妈咬着杏仁般细碎的牙齿,润滑颀长的脖子可能因爲抵御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而稍微裸露了少许的青筋。她口中发出类似呓语般的声音,像是暗夜迷路中可怜女人的啜泣,哀婉低回,却又像喜得郎君一般娇喘连连。   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拉着小亮悄悄的走进父母的卧室。  我父母的卧室很大,一张席梦思的双人床,地闆上铺的全是地毯,两个高大的衣柜立在左边,对面的右边是沙发。  当我们进来时才发现,父母他们的衣服鞋子、丝袜被淩乱的抛在地闆。窗帘帷幔已经全部落下遮盖好,卧室裏的灯光通明如昼。  我和小亮一人一个衣柜躲了进去。  衣柜裏我怀着异样的心情等待着父母下一场的肉搏大戏。  妈妈的身体第一次展现外人面前,而这人还是我的同学。我有些忐忑不安,如果被母亲发现那就不得了了。身爲人民教师,在自己儿子和学生的眼皮底下与老公做爱,传出去还不得闹得沸沸扬扬,身败名裂。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而且这一切还是父亲自己导演的,我也只是帮兇而已。我心裏自我安慰了一番,心情才平複下来。  「来,这边,小心碰到沙发。」过了一会儿,父亲的声音传了进来,我看见妈妈的眼睛已经被黑布绑着,身上穿了一件性感的透明粉色蕾丝丁字裤,奶子上也罩了文胸,被父亲牵着手进了房间。  门锁上,好戏正要开始。  妈妈被父亲扶着走到卧室的正中央,然后站定。父亲接着从床头柜拿出了一根白色的电动鸡巴,拉开妈妈的内裤,把假鸡巴慢慢的塞进妈妈的下体,然后再提起她的内裤,顶住假鸡巴的手柄,不让它掉下来。  「嗡嗡」电动阳具慢慢的转动着,白色的棒头把妈妈的内裤撑开一小口,水洗过的阴毛显得格外的黑亮。假鸡巴悠閑的在妈妈那块肥沃的土地上跳着舞,棒端顶扯着妈妈内裤薄薄的布片,宛如擀面一般。  「老婆,你现在太淫蕩了,你说假鸡巴爽,还是真鸡巴爽?」父亲手拿着一个遥控器,边调动着按钮边看着假鸡巴在各种速度下妈妈的表情。  妈妈双手也被绑在脑后,像是被绑架的少女一般随着假鸡巴马达的快速运转而不住的扭摆着娇躯。一双玉腿微微弯屈打摆着,浑圆的两条大腿互相紧贴着、摩擦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   待开到最大马力,妈妈已经受不了翻滚在地闆上时,父亲才罢手。  我有些怜惜母亲,真忍不住要推开衣柜的门扇,幸好已经结束。  父亲解下妈妈体内的假鸡巴,再解下妈妈的双手,妈妈这才得以休息一会儿,她坐在地闆上的毯子说道:「你这个老不正经的,整天用这个来害我,人家都被你搞得没力气了。」  「老婆,你看我小弟弟又软下来了,要不你给我嘬嘬?」父亲走了过来,指着已经蔫趴趴的鸡巴说道。  「你趴着,我给你从后面吸吸,顺便插插你那裏,你不是挺喜欢插那裏的吗?」妈妈说道。  父亲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下衣柜这边,老脸居然有些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哪裏喜欢被插那裏?」  「嘴硬!」妈妈笑着嗔怪道。  父亲最后还是老实的趴着,四肢像狗一样跪趴在地上,挺翘着屁股。  妈妈掰开父亲的臀缝,露出父亲一朵黑红的菊花。妈妈吐了一口唾液在父亲的屁眼上,然后不雅的伸出中指,竟然插入爸爸的屁眼裏,然后不停的抽插。  我差点笑出声,不知道另一边柜子裏的小亮是作何感想,谁能想到男人的屁眼还有这个功能,但看母亲那熟练的样子,这样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母亲一边用纤细白嫩的手指抽插着父亲的肛门,一边扯来父亲已经挺翘的鸡巴,从两腿中间穿过,直接反拉到后面来,然后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弄。  「啊!啊!」父亲竟然呻吟出声,我脸上顿时感觉火辣辣的,以后怎麽在小亮面前擡起头来呢?   还好这样奇葩的事情只维持了一小段时间,父亲好像有射的感觉,所以赶紧让妈妈停了下来。他站起身来,横抱起母亲,一起倒在床上。  一边亲吻舔舐妈妈的滑嫩如牛乳中洗过的肌肤,一边越过内裤用手指探入她已经泛滥成灾的肉屄抠挖撚弄。  妈妈一双美丽的眼眸有些迷离,一双玉臂左右腾挪,好像无处安放一般。父亲粗糙的嘴唇轻啃着母亲的脸颊以及脖颈,唇舌过处,娇嫩的肌肤泛起微微的粉红。  父亲手指插入妈妈的柔顺的秀发中去,低下头叼起妈妈粉雕玉琢一般的精緻耳朵,敏感的地带被父亲这一拨弄,母亲越发的呻吟不止。   「恩……啊!老公,你最近怎麽又行了?唔……哦……半年了,今天怎麽这麽有……有能耐,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吃药了?」妈妈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奶子一边含糊不清的问着话,声音断断续续,娇糯糯的很是淫蕩好听。  父亲忍不住又向我们的藏身之处看了过来,神情却更加亢奋。「老婆,是因爲你今天太淫蕩了!你说你是不是早就饑渴了,你说你是不是特别贱,做老师的人竟然每天幻想着大鸡巴插入,你说你那些学生知道了会怎麽想?」  妈妈娇嗔又大声的喊道:「老公你坏死了!啊!我贱!我只想着老公的鸡巴,老公你想怎麽插就怎麽插,千万别怜惜我,我是饑渴的蕩妇,我要,啊……喔……老公,快……快进来吧……」  父亲让妈妈侧卧着对着我们,慢慢的解开她的胸罩,一对焦渴而坚挺的乳房摇曳了几下,在灯光下白得反光。有道是「软温新剥鸡头肉,润滑犹如塞上酥」。  这一刻我似乎听见了隔壁衣柜内小亮粗重的呼吸声。  紧接着父亲扯下母亲的蕾丝三角裤,黑色的三角地带隐见殷红泛着水光的肉唇。妈妈用诱惑的眼神看着父亲,娇豔的红唇故意舔舐着自己的手指,然后用带着自己口水的玉指向父亲勾了勾。  父亲眼眶不由得瞪大,臂膀高高的擡起妈妈的一只浑圆雪白匀称的美腿,妈妈的美穴淫洞登时纤毫毕露。  父亲紧挨着妈妈跪坐在床上,然后抄起自己的鸡巴,以打桩机一般的力道和速度夯实着母亲的肥水沃土。  妈妈的眼神又开始迷离起来,那条被父亲擡高的美腿开始微微抽搐颤抖。娇躯不堪征伐,两只玉臂只能用力的抵在床上。妈妈的秀发慢慢的垂泻下来,遮盖了半边脸蛋,脸颊酡红,豔如桃花。  父亲一边操着一边亲吻母亲圆润的香肩,舌头过处,妈妈欺霜赛雪的嫩肤显得更加晶莹剔透。   侧躺着的母亲微闭着迷人的双眸,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檀口微张轻喘。父亲俯下头去亲吻,妈妈主动的吐出粉嫩的舌尖,任凭父亲吞食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父亲一边干着,一边用眼睛偷偷的看着衣柜,好似我们这边有惊天的魔力,亢奋的快感促使他紧插在妈妈窄小紧穴中的阳具越插越勇。  两人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一个锺头多,父亲的战斗力在特定的环境下还是非常强的。只是他还是浓密的头发上好像冒着绿光,也许,这条路会远走越远,也许这条路已经偏离轨道。  我慢慢的等着,不敢入睡。再说,在柜子裏睡觉还真睡不着,一直等到淩晨3点多。淩晨3点多锺是人睡眠睡得最深的时候,而且妈妈经过一晚的征伐,肯定很累,也不用怎麽担心吵醒他们。我和小亮蹑手蹑脚的离开了父母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阿呆,真谢谢你,你妈,你妈真的好淫蕩啊!我好喜欢!」小亮到现在还非常激动,一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的说出口。  他尴尬一笑,我说没事。心裏想,毕竟这事是经过父亲同意的,小亮还以爲是我自己让他偷看我父母做爱呢。我有病啊我,其实有病的是我父亲。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蹤。虽然坐在教室裏,但也却像蒸着桑拿一般。  快暑假了,但也快期末考试了。  期末考试其它科没考好都不要紧,但妈妈教的计算机如果没考好,就要挨妈妈数落。本来我对自己是有把握的,但最近上课眼睛老迷着梁伊伊的背影。上课时眼睛虽然看的是黑闆,但眼角余光却一直停留在那个梦绕魂牵的倩影上。妈妈在上课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我开小差,因爲我发不发呆都是一个表情,不负班级同学给的美称。  昨天我无意中看见妈妈带着一卷试卷回家,傍晚我準备提早一点回去,然后去把试卷用手机拍下来,如果试卷还在的话。  刚好最后一节是物理老师的课,物理老师的课程不怕,逃课的的事情时有人干,物理老师从来就不理会。  我小声的对同桌的小亮说要逃课去网咖玩游戏,小亮点点头说,不要被老师发现了。       我除了爱发呆,还爱玩游戏,家裏虽然有电脑,但却没有网咖来得有气氛。三好学生的小亮同学对游戏没兴趣,对他撒这个谎,他绝对觉得正常不过。  我也不敢骑单车,直接小跑着回家。回到家才发现忘记带钥匙,真是猪脑袋啊。  还好我之前準备了一把备用钥匙放在花坛下,顺利的进了家。  父亲也不在,应该还没下班。  我走进父母的房间裏,在书桌上找了一遍又一遍,也找不到。本来心裏还存侥幸,以爲试卷没有被妈妈带走,看来瞎忙活了。  刚要离开房间,才发现外面有妈妈的声音在说话。  来不及了,这个时间点不好解释,我赶紧躲进衣柜裏。这个衣柜放的是父亲的衣服,妈妈除非是收衣服的时候才会打开吧,我心裏只有这样想。  「老师,你小心。」这不是小亮的声音吗,小亮怎麽这麽快回来了?  「谢谢你了小亮,回家叫我阿姨就好。头好晕,我先去休息一下。你……你到小海房间去,小海应该还没这麽早回……回来。」房间门被打开,我看着妈妈一边搭着小亮的肩膀一边说道。  妈妈看来是应酬的时候喝酒了,妈妈作爲副校长,虽然是女性,但有的时候也需要应付一些饭局,但喝成这样却是很少。  妈妈看见床后,终于无力的倒了上去,连鞋子都忘了脱。  「阿姨,您躺好,我帮您盖一下被子,可不能着凉了。」小亮扯过棉被盖住妈妈身体,却看见妈妈微微起伏的胸襟敞开了一粒扣子,雪白的乳房露出一小片。  小亮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儿,终是不敢再看。看见妈妈的高跟鞋还没脱,于是顺手给她解下了鞋子。  只是鬼使神差的,他竟拿着那只妈妈刚才还穿着的高跟鞋凑到鼻子闻了一闻,脸上竟然一副享受的样子。  小亮小心翼翼的看着妈妈的表情,注视了足有一分锺,才发现妈妈好像已经睡着了。  小亮此刻又蹲了下来,双手有些发抖的抚摸在妈妈一双纤巧的丝袜脚上。他一边摸,一边观察着妈妈的表情,脸上做贼一般的好笑。  我本来想走出来的,但又怕好朋友难堪,所以没有出来。  妈妈的丝袜脚明显有一块湿透了的印记,这麽热的天脚上出汗也是正常。  然而,令我吃惊不已的是小亮已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湿透了的丝袜脚尖。脚趾由于脚汗的浸透,诱人的红色亮甲透过薄薄的黑丝显得异常的妖豔。  高跟皮革和脚汗的味道以及妈妈的脚香让小亮如癡如醉,他一手托住妈妈的丝脚,疯狂而贪婪的舔食着妈妈脚上的汗水和味道,另一只手隔着薄黑丝抚摸着她柔和细腻的趾缝、莲藕般滑嫩的脚掌、以及性感圆润的脚跟。  「他这是要干什麽?他要干什麽??」我看见小亮竟然要脱下裤子,掏出肉棒来。  但下一刻,我才知道,他的鸡巴要插的不是妈妈,而是妈妈的高跟鞋。  我从来没想过手淫还可以这样,即使我自己写过好几本的情色小说,今天算是第一次见到了。  小亮将自己的鸡巴塞进了妈妈高跟鞋的鞋跟和鞋底的缝隙,然后来回撸动摩擦。这鞋子踩在地上多髒啊,我不太理解小亮的行爲。也许,他对妈妈从发丝到脚趾甚至到鞋跟都非常的癡迷。  躺在床上的妈妈无一丝的知觉,自己的双脚已经被自己的同学猥亵了一番。此时我不好阻止,他是我同学又是好朋友,没必要因爲此事跟他闹僵,何况他并没有对妈妈做出实质性的动作。妈妈永远是父亲一个人的,这是我心中坚定的想法。  小亮的鸡巴和我差不多都比父亲长一点,但都没有父亲的粗。我听着他呼吸开始加重,知道他要射精了。  操!他竟然把精液射进妈妈高跟鞋裏!  一股一股的喷射,持续了一分锺,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门开了进来,进来的竟然是我的父亲!